2006年的金砖国家外长会晤开启了金砖国家合作的序幕,迄今为止,金砖合作机制已经走过16年的发展历程。在金砖五国的共同努力下,该机制已取得了一些开创性、标志性成果,成为国际事务中一支积极、稳定的建设性力量,同时也为中国的多边外交提供了新的平台。中国是2022年金砖国家轮值主席国,在此背景下,中国学者在为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提供学术支持的过程中,笔者认为,有以下几个问题值得关注。


  明确金砖国家研究的两个不同范畴。在严格意义上,金砖国家有两种不同的含义:一是指五个新兴经济体;二是指国际组织(亦即金砖国家组织),尽管它无章程、无宗旨、无常设秘书处。就此而言,金砖国家研究涵盖了两个不同的范畴。如果仅将金砖国家视为五个新兴经济体,那么,金砖国家研究应该是近年来较受重视的区域与国别研究的组成部分;如果将金砖国家视为国际组织,则相关研究应该属于国际组织研究的一个部分。


  众所周知,区域与国别研究和国际组织研究是两种不同的研究。两者依据不同的理论、回答不同的问题甚至使用不同的研究资料。因此,在研究金砖国家时,应该首先明确研究范畴,否则将混淆两种不同的研究,影响成果的质量。


  明确双边关系研究与金砖国家研究之间的差异。既然金砖国家研究有两种不同的含义,那么,对五个金砖国家相互之间的双边关系研究,就不能等同于金砖国家研究。例如,南非与巴西的人文交流不是整个金砖国家组织的人文交流,而是两国之间的双边关系的组成部分;中国与其他四个国家的经贸关系合作也不是整个金砖国家组织的经贸关系,而仅仅是中国与其他四国开展的双边经贸关系。


  这一区分非常必要。例如,中国与巴西的双边贸易一直在快速发展,但这并不意味着金砖国家组织的贸易合作都是成绩斐然的。再如,中国与印度之间的边界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两国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金砖国家之间都有边界问题。


  明确金砖国家各自的合作观。为了推动金砖国家合作,我们应该尽可能全面地了解每一个金砖国家的合作观,亦即各国对合作所持的立场、态度、期待以及与之有关的外交战略。只有做到知己知彼,才能更好合作。但是,了解各国的合作观绝非易事,这一困难主要来自以下三个方面。首先,并非每个金砖国家都有自己明确的合作观;其次,金砖国家的外交政策常因政府更迭而发生较大幅度调整,其合作观也因此处于变动之中;再次,有关立场具有一定保密性,其他国家很难得知。


  尽管存在上述困难,学者们还是可以通过加强对金砖国家外交政策的跟踪研究,多做实地考察,多与相关国家学者及外交决策部门交流来获得更多、更准确的信息。


  明确金砖国家研究的主攻方向。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五个国情大不相同的新兴经济体创建了金砖国家组织,定期举行首脑会晤。由此可见,五个国家希望在国际舞台上有所作为甚至奋发有为的决心是强大的。从每一次领导人会晤后发表的宣言中可以看出,金砖国家组织似乎有意在所有领域加强合作。这些领域可被概括为“三轮驱动”,即政治合作、经济合作和人文交流。


  十多年的合作表明,“三轮驱动”中政治合作、经济合作和人文交流的难易程度不尽相同。举办一场运动会或合拍一部电视剧,即可被视为促进了金砖国家之间的人文交流,但如何促进五国在金砖国家组织框架内开展政治合作和经济合作,却依然是困难所在。因此,在研究金砖国家合作时,应将政治合作和经济合作确定为主攻方向。应该指出的是,五个国家的学术界应当为推动金砖国家的政治合作和经济合作提出更多有价值的政策建议。


  进一步强化应用对策研究。作为国际关系中的一个重要课题,金砖国家研究当然需要理论的指导。但是,西方学者创造的多种多样的国际关系理论或中国学者创造的为数不多的几种理论,未必能为金砖国家合作提供有价值的参考。事实表明,迄今为止,金砖国家合作取得的成就难以归功于国际关系理论。换言之,如果国际关系理论能为金砖国家合作指点迷津,那么五国合作的成就可能会更大。


  基于此,就当下的金砖国家研究而言,应该少关注些主义,多关注些现实问题,注重在实践基础上提出可操作性强、针对性强的政策建议。尤其在中国担任轮值主席国的2022年,中国学者应该就乌克兰危机对金砖国家合作的影响、如何落实《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2025》、如何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和反对美国的“伪多边主义”等问题上发出自己的声音。


  努力克服金砖国家研究面临的各种制度性障碍。自金砖国家组织成立之日起,金砖国家研究就应运而生。毫无疑问,十多年来,金砖国家的学者献计献策,为金砖国家合作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随着金砖国家合作的不断深化,五国学者应该为其提供更有力的学术支撑。为了做到这一点,必须克服以下几个障碍。一是扩大信息来源、掌握更多具体信息。如果学者只是依靠新闻报道中的只言片语做研究,那么,其研究成果只能是“马后炮”,或是“隔靴搔痒”的所谓“政策建议”。二是要在掌握五国整体情况的基础上开展具体国别研究。目前,从事金砖国家研究的学者多是侧重其中一国,懂得所有五国内政外交并有深入研究的学者寥寥无几。例如,研究俄罗斯的未必了解巴西,研究印度的未必了解南非。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从事金砖国家研究的学者必须加强相互交流,取长补短,才能做出有价值的研究成果。


  综上所述,金砖国家研究仍是一个亟待提升的研究领域。令人欣慰的是,区域国别学有望成为交叉学科门类下的一级学科。作为区域国别学的组成部分,金砖国家研究有望再上一个台阶。但在可预见的将来,金砖国家研究尚难升格为“金砖国家学”。毕竟,能不能成为一门独立的学问,不能只看组织本身,更多的还要看未来的金砖国家研究能否拿出具有超越性的研究成果。


 

  作者系上海大学特聘教授、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专家委员会副主席




(来源:社会科学报)


2022年06月17日

贺雪峰 王文杰 | 乡村振兴的战略本质与实践误区
钟正生、 张德礼:“印太经济框架”:挑战与机遇

上一篇

下一篇

江时学:金砖国家研究需要注意的六个问题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