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各方面的消息,美国特朗普政府计划再把89家中国企业列入管控清单。路透社11月23日的消息报导称,特朗普政府将宣布把89家中国航空、航天及其它领域的公司列入“与军事活动有联系”的企业清单,限制这些企业购买一系列美国商品和技术。该报导引用取得的清单称,这份名单由美国商务部拟订,上榜企业包括中国商用飞机公司(COMAC)、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AVIC)及其10个相关实体。


  如果路透社的报道属实,这将对多家中国企业造成打击,其中,对中国大飞机项目的冲击将尤为严重。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大飞机项目不但处于美国重点打压的“航空航天”领域,而且大飞机项目的进口数量和比例特别大,虽然按照最乐观的估计,如今的C919大飞机,国产化率高达近60%,远超项目启动之初10%的设定标准。不过,作为一架大型民用客机的开发,发动机、飞控设备、导航、刹车、起落架、多种多样的数据处理系统等都还依赖进口。客观来看,如果美国咬住航空航天领域,放下闸门,则中国的大飞机项目,这个已经投资了千百亿的重大项目有很大概率是要“黄了”。


  以发动机为例,C919从2006年立项,截至2020年,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如果更换发动机,这意味着此前已经完成的很多工作都要从头再来,至少推迟7、8年,市场会被别人蚕食一大块,而且届时生产出来的机型将显得非常陈旧。现在全世界能够给商业大飞机配套生产成熟发动机的就只有6家公司。而这所谓的6家公司,其实全都出自美英法四巨头——通用、普惠、罗罗、赛峰。而所谓的“6家公司”,实际也都是这4巨头排列组合的产物。更加糟糕的是,目前适合这个量级的客机,最先进也最成熟的发动机就是通用的LEAP,全部波音737MAX、一半的空客320neo都安装的是这款发动机,只是型号不同,波音是1B、空客是1A。普惠倒是有一款现货,不过普惠也是美国公司。至于另外两家公司可以和通用竞争的型号,还在图纸上呢。至于对标LEAP的国产发动机,研制虽然一直在进行,但明显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投入使用,而且即便能够投入使用,C919的适航也大成问题,所以能否投入商业运用,完全是一个未知数。


  以俄罗斯的经验来看,从2002年开始研制中程大型客机MC21,2016年下线,到今天还没有首飞。大型民航客机要想出口是非常困难的,从MC21的设计来看,设计的是180-220座,针对的就是俄罗斯国内市场和前苏联老旧客机市场,而不是像C919一样设计成国际主流的150座,直接和空客波音竞争。俄罗斯很清楚,自己的国力没有支撑MC21进攻市场的能力,MC21的子系统几乎全部从西方采购,俄罗斯根本没有财力建立起支撑MC21的庞大零部件产业链。能够做一架系统集成的飞机保证国内和前苏联市场供应,保证自己的飞机系统设计能力不中断就是极限了。如果中国希望像欧洲,美国那样搞竞争,就必须投入巨资建立自己的核心零部件研发制造能力,在市场盈利之前,必然会有大量的投入和持续的亏损,先不说俄罗斯有没有承受这个长年亏损的能力,就算有,以俄罗斯现在的财力,必然会面对当年中国国内对运十的那种争论,一个国家要是缺钱,就是会有这些问题产生。


  从评估角度来看,国家政策部门并非完全不知道地缘政治风险对于国产大飞机的影响。其实,正是由于看到一定的风险因素,所以国家才大力推动国产化率的提高,当然这同时也意味着投入的企业数量更多,投入的资金金额也更大,事实上,现在基本已经达到不计代价的投资和完全不考虑收回成本的程度。不过即便如此,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评估,这一大飞机项目不能称之为成功,而失败的主要因素就源自于对地缘政治风险的估计严重不足。


  原来很多的分析和研究都持有一种基本的结论,这个结论认为,西方公司也要做生意,所以向中国提供必要设备,所以他们离不开中国市场,他们因此会“发力”并且主张继续维持与中国的供应关系。实际上,这种判断是非常错误的,而且很业余。首先,不向中国的大飞机项目出口,实际也并不会减少西方供应商的多大产能,因为中国还要整机进口和零配件进口。对这些西方供应公司来说,就是一个中国市场的存在形式转换问题。中国的市场需求如果继续真实存在,那么他们的产品还是会拥有中国市场。其次,美国社会的政治基调以及整体对中国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巨变,华尔街以及众多关键系统企业的政治地位正在明显下降,那种期待通过“私下游说”可以改变政治人物决心的时代正在改变,特朗普主义之所以是一种“主义”,就说明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代表的一种群体利益。在特朗普之后,还有别的、新的“特朗普”出现,企业界在美国政治中基于个体利益的话语权已经远不如从前可比。第三,中国崛起的声浪,中国超越美国的评论以及外交、军事领域的一系列动作,尤其是外交发言人的表面强硬,已经前所未有的改变了世界对中国的态度,不但美国是这样,其他国家也是这样。“生意经”早已被放置到次要位置,西方世界政治主要考虑的不是与中国的“生意经”,而且他们还有东盟、印度等“生意经”方面的替代选择。所以,他们的重点是如何遏制中国的崛起以及来自中国的全面竞争。


  那么“后特朗普时代”,大飞机项目是否有机会呢?应该说,在拜登时代有可能出现一些改变,但这种改变大概率只是形式上的改变,而非实质上的改变。更重要的是,退一万步来说,拜登今年已经78岁了,所谓“拜登的时期”现在看,最多仅仅能维持4年时间,所以即便改变也仅仅是4年时间,那么4年时间之后呢?“国产大飞机”项目再来一次折腾?所以,现在看“国产大飞机”项目,原有的雄心勃勃参与世界大飞机市场竞争的目标已经不现实了,由于对世界地缘政治风险的严重低估,大飞机项目今后将面临一系列阻碍,甚至于失败。今后可能的出路是在国产系统和供应跟得上的条件下,转为国内的内部航线以及军用,这样的空间还是存在的。


  要指出的是,美国的这份管控清单并不是新东西,这份清单今后也会有变化,可能有增有减,但等待和观察的时间已经足够。现在的情景,有点让人回想起当年“巴统”时期的情景,对于这架“所有能飞起来的东西都是进口”的“国产大飞机”项目前景,现在到了为之做出结论的时候了。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外媒报道美国将把更多中国企业纳入管控清单,其中包括中国商飞、中航工业集团公司(AVIC)等,如果传闻属实,将对中国的大飞机项目造成不小的影响。考虑到大飞机项目对国际供应链的密切依赖,美国的管制将使得中国大飞机项目的前景蒙上阴霾。



(来源:安邦智库)


2020年11月30日

李稻葵:金融科技来了以后,风险其实没有降低
石羚:培厚工匠精神的土壤

上一篇

下一篇

安邦智库11月25日战略预测:中国大飞机项目前景不明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