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直播间不断显示有人正在购物,但奇怪的是,直播页面左下方不断提示“正在去买”,可直到主播下播,“小黄车”内的商品始终没有被抢购完……“双十一”前夕,有媒体经过连日调查发现,直播带货市场背后隐藏着一个“黑产”链条:可花钱改带货销量,增加观看人数、互动评论、点赞关注,涉及抖音、淘宝、快手等多个平台。


  “哪里有流量,哪里就有造假”,这句话用来形容当前的互联网“生意”,应该不算夸张。互联网流量注水现象及其背后的“黑产”链条,其实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并且随着互联网产业的迁移,“黑产”的触角也在同步延伸。此前可能主要是微博、微信,现在则将互联网直播当作了“主战场”。


  直播领域的“黑产”到底有多普及呢?根据这次的媒体调查,花费16元便可增加1万淘宝直播间的观看人数,2元则可增加1万个点赞;百元可在抖音直播间增加1000名观众,花费30元可显示“不断去购买”的假象;20元可在快手直播间增加100观众,0.5元可发送自定义弹幕一条……可以说,与直播相关的每个环节,只要涉及数据,都可以注水,并且门槛非常低。


  应该说,这些年对于网络“黑产”的治理,不管是平台还是监管部门,都在推进,但是,“黑产”本身也在进化。这次报道中就提到,一些“科技公司”宣称拥有智能化系统,用“群控”软件批量操控10至1000个甚至上万个账号,模拟真人账号在平台活跃一段时间后,逐渐让平台官方为账号打上在某个垂直领域“活跃”的标签,如此不仅起到“真人粉”的效果,也更具隐蔽性。


  上个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宣判了一起挂机刷量案,揭开挂机刷量内幕的冰山一角:深圳微时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赵某利用宝信挂机平台对租用的微信账号进行操纵,同时利用宝信刷票平台刷点赞数量、投票数量、评论数量、关注数量等,并从中获取巨额经济利益。而相关统计显示,目前各类刷量平台已超过1000家,刷量产业的人员规模累计达到900多万人。在此背景下,当前处于风口状态的直播领域,自然成为“黑产”的“重仓”之地。


  面对网络“黑产”的无数不在,平台方面首先当守土有责。如日前抖音方面就回应称,仅2020年8月至10月,抖音直播业务查处封禁刷粉等作弊账号就达28万,封禁刷人气作弊账号92万。快手也表示,将通过技术手段全链路布防,对于刷人气、刷单行为进行发现和监控。


  然而,当网络“黑产”深入整个互联网肌理之中,成为一种普遍化现象,它实际上就已经成为国家互联网治理的一个重要课题。即便是抛开利益关联不说,仅靠平台方面的努力恐怕是远远不够的。也就是说,当“黑产”成为互联网“公害”,不再是一种偶发现象,就已经不只是对某个平台、某家公司的挑战,对其的有效治理,必须依赖于从平台到监管乃至制度、司法等各个维度的与时俱进。


  需要特别指出的,当前网络直播已经成为一种新兴产业,不仅“互联网营销师”成为正式职业,全国多地还出台了直播产业扶持政策。而网络“黑产”的普遍存在,不仅增加了行业泡沫,实际上也是对直播行业营商环境的破坏。当前各地都在推进营商环境优化,但可能对互联网产业的营商环境尚未有足够的正视。可以说,有效打击“黑产”,便是优化直播等互联网产业营商环境的重要一环。


  日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要求依法查处不正当竞争违法行为,其中就包括网络直播营销中虚构交易或评价、网络直播者欺骗和误导消费者等不正当竞争问题。对其的落实,必须从平台到各部门、地方,都形成有效合力,真正与“黑产”的蔓延速度赛跑。



(来源:光明网)


2020年11月13日

王海娟:资本下乡与乡村振兴的路径
陈朋:渐进有序实施延迟法定退休年龄

上一篇

下一篇

任然:优化互联网营商环境,用监管“跑赢”直播造假“黑产”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