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再加上疫情冲击,国内企业普遍遭受打击。分企业类型看,民营企业受打击远超国有企业,中小企业受打击超过大型企业。国有企业由于有更多的“冬衣”、“存粮”,真有困难时还能拿到“救济粮”,因此日子虽然不如原来好过,但生存没有问题。在此次疫情中,事实上存在着资源进一步向国有企业集中的情况。但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则完全不同,由于很难拿到“冬衣”和“救济粮”,生存压力骤然上升。在此背景下,全国各地普遍存在民营企业大量关停倒闭的现象。


  近日,国家发改革委等6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支持民营企业加快改革发展与转型升级的实施意见》。10月26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赵辰昕表示,各地政府要对当地民营企业在改革发展当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心中有数,要有针对性地提供帮助。以安邦智库(ANBOUND)研究团队对中国政策的持续跟踪研究来看,国家发改委明确提出让地方政府帮助民营企业解决困难,属于极为罕见的表态,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前国内民企面临的处境十分严峻。


  以安邦智库研究人员的调研和观察,民营企业的整体生存与发展状态很不好,现在民营企业的情况可以分为如下几种:


  第一种,极少数明星级的互联网科技民企,它们受到资本市场的追逐,受到政策支持,在监管上受到优惠或者处于监管空白(因为互联网创新领域常常领先于监管政策),在市场上受到热捧。这些民营科技巨头是极少数的天之骄子,如阿里巴巴、蚂蚁集团、腾讯等。不过,这些网络巨头的数量很少,在民营企业中并不具有普遍的代表性。


  第二种,仍然活着,尚能维持经营的大型民企。这类民营企业,由于过去的体量很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发展效率降低,利润指标也不太好,但由于资源多,还有“余粮”,暂时的经济寒冬还不会饿死这些大型民企。但是,这类民企赚钱不易,它们现在已经从“赚大钱”、“赚快钱”、“赚投机钱”,转向了“赚辛苦钱”、“赚慢钱”、“赚规矩钱”,企业经营上也从过去的拼规模、搞扩张,转向了精打细算、收缩战线、救亡图存;从勇猛的负债扩张,转向了重视现金流。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日前就发出了类似的感慨,认为活下来最重要。


  第三种,仍然活着,但债务风险岌岌可危的民企。这一类企业的资产规模往往很大,但债务规模也极为惊人。由于债务风险不断上升,不管过去干的是什么行业,现在的企业经营核心都变成了到处找钱。企业老板天天为“债务膨胀-违约风险-现金流枯竭-借新还旧”的恶性循环所困扰。由于摊子铺得太大,在资金和债务压力下,企业常常会拆了东墙补西墙。这些民企老板如果做恶梦,绝大部分可能都是现金流断裂和债务崩盘。这类民营企业中,资金密集型、重资产的产业居多,房地产就是一个典型。今年以来曾经传出债务危机的泛海集团、恒大集团,都属此类。


  第四种,“韭菜级”的中小民营企业。这类企业在中国民营企业中占大多数,它们往往规模不大,生存不易,资源稀缺,在产业链、供应链上居于低端位置。这类民营企业如同“离离原上草”,虽然在整体上的生命力顽强,但就个体来说,却非常脆弱,不说是“一岁一枯荣”,常常每2、3年就死掉一大批。这次疫情冲击下,中小民营企业的生存状况极为恶劣,大量企业倒闭死亡,对市场生态的损害是永久性的。


  中央高层并非不重视民营企业,中央及国务院领导都曾多次强调民营企业发展的重要性,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人民银行今年10月14日还专门出台了《关于支持民营企业加快改革发展与转型升级的实施意见》。然而,奈何民营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环境是系统环境,不是领导人一两次讲话、政策部门出台一两个文件就能改变的。比如,如果商业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融资环境不变,用马云的话说就是“当铺思维”不变,再多的中央文件都会成为一句空谈。客观来看,《关于支持民营企业加快改革发展与转型升级的实施意见》这份文件,虽然还是新出炉的“热烧饼”,但其对民营企业的实际支持作用,安邦的研究人员并不看好,很多政策条文还停留在理念或“应该做”的层面,缺乏实际的改革空间和操作性。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宏观经济是由微观经济构成的,再好的宏观政策都有赖于在微观经济主体身上发挥作用。没有一个个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的支撑,中国经济难言健康。在数量上和就业上都极为有限的国有企业,不能代表一个国家市场环境的健康状态。就此而言,大力改善民营企业的生存与发展环境,对于中国能否真正实现“国内大循环”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来源:安邦智库)


2020年11月02日

五中全会释放未来中国发展重要信号
汪涛:2021年中国宏观预测情景分析

上一篇

下一篇

安邦智库10月26日战略预测:国内民营企业的生存存在多重困境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