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我国的消费升级与降级交织并存,但消费升级是我国经济运行的主要特征。


  消费属于客观范畴,也具有主观属性。对于消费升级抑或降级,既有主观因素,也有客观标准。大多数消费者实际可支配收入的涨幅超过物价的涨幅,消费数量与质量不断提高,生活水平呈上升趋势,分配状况日趋接近帕累托最优状态,这就是消费升级;反之,就是消费降级。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持续保持平稳增长,人均可支配收入也以类似速度保持平稳增长,与之相伴随的消费,升级是绝对的,降级是相对的。当然,在消费升级的总趋势下,在某一段时间某一类人群可能会有消费降级现象,这也只是经济结构转型升级过程中的“副产品”,这种局部的、短时间的消费降级不会改变消费升级的大趋势。


  首先,要用统计数据说话。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人民币,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5%,快于人均GDP增速,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8.4%,比上年下降0.9个百分点。国际通行指标恩格尔系数下降的经济学含义就是消费升级。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9年1月至2月消费数据显示:升级类商品消费增速较快,特别是书报杂志类消费同比增速达到33.9%,增速快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5.7个百分点。由此可见,消费升级在不同板块之间切换,文化消费、服务消费正成为消费升级的新宠,显示居民生活品质的提高。


  其次,要辨证分析数据。汽车行业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乘用车累计共销售2235.1万辆,同比下滑5.8%,这也是车市连续增长28年后迎来首次同比下滑。数据似乎显示汽车消费降级,其实不然。虽然2018年汽车销量呈现高开低走的局面,但是,从品牌类型来看,豪华车销量同比增长7.4%,电动与混合动力车销量持续增长,这显示我国汽车制造业进入了升级换挡期,购车消费也处于升级换挡期。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了38.1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为9%。虽然数据显示增速回落了1.2个百分点,但是,数据也显示我国消费结构在不断优化。其一,体现在我国服务消费占比已经提高到49.5%,增长快于商品消费;其二,体现在乡村消费增长的增速高出城市消费增长的增速1.3个百分点。


  最后,要从宏观视角观察当前的消费。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消费经济成为现代经济的标志,发达国家消费是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美国是典型消费型国家,消费占GDP比重维持在60%—70%之间,英国和日本消费占GDP比重维持在50%—60%之间。观察发达国家经济发展,消费从来都不是直线上升的,而是“波浪式推进”,具有“繁荣—萧条—衰退—复苏”周期性特点,消费降级与升级互相交织,互相转化。其中,消费升级是长期趋势,消费降级是短期现象,消费降级往往孕育着下一波消费升级。当前,我国消费市场大致处于发达国家从服务消费转向现代服务业消费、从品牌消费转向个性与理性消费的时期。2018年我国GDP首次突破90万亿元人民币,人均GDP约为9777美元,最终消费支出占GDP总量的54%以上,对GDP增速的贡献率达到76.2%,消费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第一拉动力。


  综上所述,当前我国的消费升级与降级交织并存,既有消费降级现象,也有消费升级现象,不同地区、不同教育程度、不同年龄段的消费节奏差距较大。但是,经过过去两年的换挡转型期,2019年生产与消费呈现平稳向上趋势,消费升级是当前我国经济运行的主要特征。


  释放消费潜能,乡村是关键


  消费降级与升级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有其自身规律。但是,这并不是说政策对于调节消费不起作用。释放消费潜能的关键,是要在尊重市场规律的基础上,用好“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推动经济转型升级。


  当前,重视消费已上升至国家战略高度,2019年陆续出台了多项促进消费平稳增长的政策措施。2019年1月1日开始,我国的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提高到5000元人民币,增加了教育、赡养等专项附加扣除。2019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从2019年5月1日开始下调社保费率。税费与社保费的下调变相提高了居民可支配收入;但是,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加并不等于消费增加,消费需要有消费能力,也需要解决后顾之忧。如果总是担忧医疗养老无保障,即便有消费能力,居民手里的资金也不会去消费,而会转为储蓄防老防病。因此,在减税的基础上,构建高质量的社会保障体系就成为重中之重。通过深化改革促使整个社会保障体系全面优化,不仅可以有效维护国家长治久安,而且可以增强消费信心,释放消费潜能,让全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


  另外,经济中普遍存在的边际效应递减现象,在消费领域也有所体现,因此,要释放消费潜能,重点不是刺激高收入者消费,而是按照“木桶原理”,补齐短板。当前,制约我国消费升级的短板在乡村。释放消费潜能,乡村是关键。增强乡村自我“造血”功能,拔掉乡村的“穷根子”,才能在新常态下保持经济平稳增长,释放乡村蕴藏的巨大消费潜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乡村消费潜能正在被激活中。2018年我国乡村消费品零售额实现55350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增长10.1%,增速高出城镇市场1.3个百分点;乡村市场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14.5%,比上年提高0.3个百分点。


  显然,以上释放消费潜能的中国方案,体现了“既立足消费,又跳出消费”的调控思路。通过顶层设计,运用综合手段,全方位释放消费潜能,这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的集中体现。


  通过创新从供给侧拓展消费空间


  消费与生产是经济发展的双轮。一方面,需要通过政策释放消费潜能,另一方面,也需要通过创新从供给侧拓展消费空间。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消费市场也步入了以智能、健康、高端引领的新时代。2019年以来,文化旅游、养老产业、家政服务、体育产业、信息消费这五大类消费惠民新增长点正在形成。


  旅游与文化结合成为2019年的消费亮点。地方政府纷纷出台新一轮文化旅游规划,着力打造文化体验游、乡村民宿游、休闲度假游、生态和谐游、城市购物游、工业遗产游、研学知识游等11个旅游新业态。


  养老产业供需两旺。发展大健康产业、创新养老服务模式、构建医疗健康体系继续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抓手。随着5G的推出与物联网的普及,人工智能与居家护理结合可以形成新的消费增长点。把拥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改装”成护工,已经不是科幻了。另外,生物制药技术的飞速发展为医疗业、制药业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前景。治疗癌症、心血管病、糖尿病等疑难杂症的创新药市场需求庞大。


  体育产业成为值得期待的新消费增长点。目前美国、日本和欧洲国家体育产业都占到国家GDP的3%到4%,2018年我国体育产业总规模占GDP总量的1%,这说明我国体育产业的发展空间很大。国家体育总局相关文件指出,到2020年要使全国体育消费总规模达到1.5万亿元人民币。


  支撑我国信息消费扩容提质的条件是完善的基础设施。截至2018年底,我国光纤用户渗透率达90.4%,光纤端口达7.8亿个,居全球首位。2019年信息消费继续呈现快速增长态势。5G、超高清、智能音响、可穿戴设备、新型数字家庭产品、智能服务机器人、自动驾驶汽车,以及利用VR、AR技术创造出新的信息消费领域,将推动我国信息消费向智能化、高端化方向升级。


  消费不是生活的全部,消费升级却是美好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消费升级反映了新常态下我国经济稳步增长、高质量的社会保障体系日趋完善。消费升级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同频共振。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深圳技术大学人文社科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来源:人民论坛网)


2019年07月12日

沈恒超: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难点与对策
常修泽:人力资本产权与“大四新”动能转换

上一篇

下一篇

赖明明:释放消费潜能的中国方案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