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中国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年会)之前,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加强政治建设的意见,要求全党坚决防止和纠正一切偏离“两个维护”的错误言行,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决不允许搞“伪忠诚”。


  作为网络流行语,“低级红”“高级黑”进入中央文件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但什么是“低级红”“高级黑”,文件并没有给出明确界定,也没有举例说明。


  目前中国媒体明确举出“低级红高级黑”的例子是去年11月18日太湖国际马拉松比赛中的塞国旗事件。


  当时,中国选手何引丽正与一名非洲选手向终点冲刺,路边突然跑出一名志愿者,要给何引丽递上一面国旗,何引丽没有理睬,继续冲刺,这名志愿者没有追上,但很快又有一名志愿者站在跑道中等她,硬塞给了她一面国旗,结果国旗掉在地上,被打乱节奏的何引丽最后获得亚军。


  这起事件引发舆论热议,有人批评何引丽不该对国旗不敬,更多的人指责赛事主办方不顾规则,试图制造一出中国运动员身披国旗冲刺的“爱国主义画面”,结果事与愿违,闹出笑话。


  中央政法委微信公号“长安剑”在评论中,指这种塞国旗行为是典型的“低级红高级黑,更是对爱国主义的亵渎”。


  不过,塞国旗事件虽然荒谬,但还算不上是政治事件,与中央文件强调的“两个维护”也没有直接关系。


  “两个维护”是指维护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按照官方解释,两个维护是中共最大的政治,其中最关键的是坚决维护习近平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最重要的是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两者是递进关系。


  那么,现实中有哪些具体现象实际上对“两个维护”起到了“低级红高级黑”的副作用?中国媒体似乎不便举出实例,只是泛泛进行原则上的分析和批评。


  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昨天发表文章说,近些年,“低级红高级黑”现象并不鲜见,令人深恶痛绝。只是在官僚系统中,这种极端的“唯上”逻辑易使动作变形:口号喊得震天响、标语刷得红彤彤,掩盖的是自身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不足,甚至是主观恶意,内心对中央是不是真认同、真信仰,鬼才知道!这种轰轰烈烈的形式主义,近年来见得不少,也遭人厌烦,真该好好治一治。


  尽管没有举例,文章还是将“低级红高级黑”归咎于“唯上”和形式主义。


  其实,这种有悖于“两个维护”的“低级红高级黑”事例近两年不时出现,比如中共十九大前后,一些地方当局自行在会场上悬挂最高领导人头像,并重新启用“伟大领袖”这一带有浓厚个人崇拜色彩的称谓。这种做法难免让人想起文革时期的政治气氛,对“两个维护”有害无益。


  中青报评论员曹林去年11月发表文章说,“低级红高级黑”思维不仅误导了公众,更在很多时候成为一种搅屎棍,添乱,抹黑,撕裂,扭曲,树敌,用正面形式制造负面议题,没事找事,找存在感,用力过猛,授人以柄。


  中共将不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纳入中央文件,显然是认识到这种行为的危害。但在“唯上”和形式主义之风依然盛行的官场,要禁止“低级红高级黑”现象,并非易事。



(来源:联合早报网)

2019年03月04日

万劲波:打造“强省会”引领区域协调发展
关权:全球贸易自由化的趋势与难题

上一篇

下一篇

于泽远:禁止“低级红”“高级黑”并非易事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